起緣

 

「…..我被放到人家說的黑暗大陸,卻經歷到一些人生最正面的東西。 一個房間只要有一根蠟燭,光明就可以占據大部分的空間。……」

                                 --連加恩寫於《愛呆西非連加恩:攝氏45度下的小醫生手記》 

 

「……生命中隨時都有讓人感動掉淚的事,有時我會覺得為什麼我們不多做一點、多付出一點?當你看到因為你伸出的一隻手,也許根本沒有什麼了不起的事,可是你所得到的竟然這麼多,你自己是最大的受惠者。這並不是說因為你得到別人的感謝而覺得受惠,而是在同為人類的處境,我們必須共同創造人性美好互動的可能,我們同情、我們慈悲,當我們肯繼續對人付出關懷,這種美好就會存在,如此我們的社會就永遠會有希望,會有未來。……」

--嚴長壽寫於《做自己與別人生命中的天使》

 

 

        創立公益平台文化基金會的著名公益推廣者嚴長壽先生以上述的一段話,分享了「助人與受惠成長」的重要精神。他更在《為土地種一個希望:嚴長壽和公益平台的故事》書中,更以「『給自信,而不是給錢』,才能真正讓受助者學習如何自立」,說明了助人者與志工服務的重要觀念與發展趨勢。因為,給物資只能短期治標,但給予受助者(當地人)增加自信與自給/自足/自立的方法,才能真正達到長期治本之目的;同時,也能顛覆服務提供者原有的「成功標準與價值觀」,達到雙方共利及學習的目標!

       基於相同的信念與行動模式,「國立台灣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新竹分院印度拉達克國際志工服務團」自2012年起到今年的服務內容,冀望透過「跨團隊、跨專業、跨文化」的多元合作模式,達到「賦權」並共利的服務方向。基於良好的溝通、協調與合作,歷年本院國際志工團與合作團隊皆得到了相當豐富的服務及學習成果。

早期的國際援助模式,多數援助團體著重「物資發放」與「現代化設施建設」,但伴隨著文化差距、援助成效不彰和許多「不當愛心反造成傷害」等案例影響,援助模式也逐漸有了重大的轉變。許多組織逐漸發現,單方面的施捨不但無法解決問題,反倒造成受援者的被動依賴和缺乏發展自信;此外,沒有傳遞「管理知識(know-how)」和協助當地建立自營互助系統,即使再多再好的援助資源及服務,也僅有「事倍功半」的效果與「問題重複發生或惡化」的狀況持續出現。

因此,援助模式近年來也逐漸產生巨大的轉變:從單方面「給予當地物資與服務」、到「協助技術轉移與在地化」,最後為「尊重多元文化標準及作法」,甚至「協助當地受助者及援助資源主動「賦權化(empowerment)」,即協助其「自主及自立」為援助最終目的。而人道服務行動方向更是產生了重大變化:「援助服務專業化」(即工作者及跨文化合作方案的專業執行)、「團隊合作」(即援助單位間、受援者與援助者等,皆能建立良好溝通與互惠合作的模式)、「在地觀點、賦權化與永續經營」(即以「在地觀點」來提供「服務模式」或「建立合作關係」,並協助當地建立資源管理和自營系統),以尋求「援助者、受助者與贊助單位」皆能三贏共存的永續發展方向。此外,援助者在服務過程中,也逐漸產生專業領域在跨文化應用的延展度需求。

 

由於台灣在「國際援助」領域中擁有獨特的雙重角色與獨特地位,即在短短百年間,能從「受援國」身分快速地走向「援助國」角色。在這個從感恩到付出行動的過程中,台大醫院秉持著「健康守護,醫界典範」的發展願景,也主動在醫療援外行動中踏出了奉獻的第一步。其中,1964年1月1日由台大醫院醫療團隊組成的「利比亞醫療服務隊」,更是開啟了民間醫療援外的第一章節;故新竹分院依循著同樣理念,配合國家從2011年起至今組志工團隊開展國際醫療援助與健康服務計畫。

從「2011國立台灣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新竹分院國際志工服務方案:東非坦尚尼亞醫療志工團」,到與國立交通大學服務學習中心合作的「2012國立台灣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新竹分院印度拉達克Jamyang School國際醫療志工服務團」及2013年至今的「台大醫院新竹分院印度拉達克國際醫療志工服務團隊」,本院除了以醫療服務回饋國際社會之外,更冀望透過健康服務和團隊合作,開展醫療奉獻與社區健康服務的嶄新方向。而2013年,基於對於「醫療人員的專業延展度訓練」及「醫學教育的跨文化應用及教學」等需求,台大醫院新竹分院國際醫療志工服務團隊更是開展了與台大醫學院醫學系在國際衛生下的社區健康促進服務與應用教學之合作關係。

 在上述的訓練目標與架構下,冀望透過醫療團在「援助服務專業化」(即工作者及跨文化合作方案的專業執行)、「團隊合作」(即援助單位間、受援者與援助者等,皆能建立良好溝通與互惠合作的模式)及「在地觀點、賦權化與永續經營」(即以「在地觀點」來提供「服務模式」或「建立合作關係」,並協助當地建立資源管理和自營系統)的專業應用與教學訓練,協助醫學生在以醫學專業進行服務的過程中,能夠理解並嘗試創造如何尋求「援助者、受助者與贊助單位」皆能三贏共存的永續發展方向。

因此,透過一連串的訓練課程與社區健康促進的賦權式介入方案,可同時完成「醫療人員的專業延展度訓練」(以參與或支援醫療團的醫療專業志工工作者為例)及「醫學(生)教育的跨文化應用及教學」的雙重訓練目標,即「提供國內醫護相關人員透過專業志工服務,來擴展知識視野與磨練專業技能」的參與目標;並協助志工學習「如何在跨文化背景和有限資源下,轉變策略來持續醫療照護或健康促進方案。」。同時,醫學生專業醫療志工的協助下,在「做中學、學中做」的過程中,透過醫療團的引領與指導,可增加對醫療實務、社區服務及國際參與的了解及學習。

 

       展望未來,台大醫院新竹分院醫療團除了持續原有的計畫發展方向,未來更寄望發展到更全面的服務模式,並協助更多志工透過參與來豐富或增加自己在專業延展度的成長與發揮。

最後,對於歷年來的國際志工服務經驗與成果、以及未來的目標,雖然要做及想做的事情永遠還是那麼多,但先以嚴長壽先生在《你就是改變的起點》書中的幾段話暫時作個總結: 「如果你曾無力困惑,卻始終不願放棄對台灣(世界)未來更好的期盼,你一點也不孤獨。我們都一樣,在黑暗中摸索前進,努力讓自己成為照亮改變道路的那一盞微光。」

 

國際志工服務「人生在世,意義何在?最幸福的是什麼?走至此刻,我能肯定,和一群志同道合的夥伴,捲起袖子,親身踐履夢想,更同為偏鄉弱勢的下一代做一點事,是生命賜與的最大幸福。」「我期許年輕人,要有面對壓力與無常的能力,要有自我療傷止痛的方法,更要尋找令自己心安的工具,充實自己的心靈,並從中找到療癒的工具。除了認識工作的意義,還要學習過一個『平凡但不平庸的人生』。最後我希望年輕人,在為自己尋找人生出口的同時,學習關懷別人,『做別人生命中的天使』,找到自己生命真實的價值。」

 

原來,生命的短暫出走,離開熟悉的生活環境及工作模式,到異鄉去奉獻與服務,除了貢獻點些微的改善力量之外,透過文化衝擊、團隊與專業間的合作與比較差異,終究是為了讓參與者產生「出去,是為了再回來」這種重新審視自身的生活體悟。期待這幾年各屆團隊及眾多成員們接續努力的服務成果與感動,終能在生活落實並能持續開花結果,並與未來的志工服務團一同繼續向世界說聲「Jullay」(拉達克語中的「你好」)!

 

 

資料維護人:護理部 吳紫菱 檢視日期:2019-07-01